今晚开什么生肖2019
廣東社科規劃網 > 社科成果
出土東周秦漢文獻方言語料整理研究
2018-08-22

  (一)研究的目的和意義
  1.研究目的
本課題旨在全面匯集散見于出土東周秦漢文獻中的各種上古漢語方言語料,充分利用古文字學研究手段對其進行考證辨析,同時通過語料的定量分析、共時比較、歷時比較,揭示上古漢語方言語料在出土文獻中的具體表現。
  2.研究意義
  (1)為上古漢語方言研究提供比較全面可靠、便于利用的出土方言語料。(2)彌補傳世文獻的不足,豐富深化上古方言的研究內容。(3)加深對秦代“書同文”細節的認識。此外,本課題對某些現代方言成分的溯源以及出土抄本地域來源的確定也有幫助。
  (二)成果的主要內容、重要觀點或對策建議
  1.主要內容
本成果的研究對象是出土文獻中的上古漢語方言語料。“方言語料”并非簡單等同于某地出土的文字材料(如秦簡、楚簡等),而是指散見在出土文獻中有地域(秦、晉、燕、齊、楚)特征的方言成分,具體包括語音(通假字、韻文、諧聲字)、詞匯、用字(字形和表詞)三個方面。所據出土文獻的時段主要集中在東周至秦漢,屬于漢語史研究中的上古階段,具體包括已刊布的所有金文、簡帛、陶文、璽印、封泥、玉石等文字資料。具體來說包括以下兩方面的內容:
  (1)出土東周秦漢文獻方言語料整理。這是本課題的基礎部分,主要是吸收最新成果,對散見于出土東周秦漢文獻中的方言語料進行全面收集、考辨,所收方言語料包括方音、詞匯、用字三個部分,涉及秦、晉、燕、齊、楚五大區域。
  (2)出土東周秦漢文獻方言語料研究。這一部分分為方音、方言詞、地域性用字三個專題。這三個專題又包括以下三個主要研究點:①剔除被誤釋的方言語料,采擇新語料,甄別與考證疑難語料,定其時段、地域、用法,追溯其歷史流變。②描寫歸納各地域(秦、晉、燕、齊、楚)方言語料(語音、詞匯、文字)的特點。③與傳世文獻中的方言語料和相關結論作對比,總結其間的異同,實現研究互補。
  2.重要觀點
  (1)出土東周秦漢文獻中的方言語料比較豐富,語音、詞匯、文字三類方言語料總量較大,經過甄別整理后,可以成為上古方言研究的可靠語料。這一方面的成果中代表性論文為《上古楚方言名物詞新證五則》(發表于CSSCI來源期刊《語言科學》2016年第2期),《上古齊魯方言詞新證五則》(收入論文集《簡帛探微》,中西書局,2016年4月)。這兩篇論文利用出土文獻材料,著重對揚雄《方言》等漢人所記“麤、、筲、封、?”5則上古楚方言名物詞和“跂、散、、巨巾、母弟”5則上古齊魯方言詞語作了新證,通過新證可以發現,不少漢人所記方言詞不僅可以在出土文獻中找到例證,而且透過出土文獻的地域特點及時代信息,還可以進一步追溯這些方言詞的源頭,推定其通行的地域及歷史層次。這無疑能夠進一步證明漢人所記方言材料的可靠性,同時也會在一定程度上豐富和深化上古漢語方言的研究內容。
  (2)出土文獻中所反映出來的方音、用詞、用字等方面的特點,與研究者根據傳世文獻總結的上古方言特征存在一定差異,可以補充或者修正某些現有的研究結論。這一方面的成果中代表性論文為《上古方言研究中所用出土語料辨析二則》,發表于《語言學論叢》第56輯(商務印書館,2017年12月,CSSCI來源集刊)。該文結合新出材料及新的研究結論,對上古音研究中曾經使用過的兩則出土語料做了辨析。通過辨析發現:出土楚文字中的“”并無“月”義,據此給漢語中“夕”字所構擬的“月亮、月份”古義尚不易證明,同時進一步推論出藏語表示“月亮”、“月份”的“zla”和古漢語中的“夕”在共同漢藏語里的語根應是“*la?”,仍有待新的語料去驗證。金文中的“嬭”沒有“母”和“成年女性美稱通稱”義,而且所引據的個別金文語料中的“嬭”實為“婦”之誤識,因此,以此輔證“古音娘日歸泥說”的研究結論并不合適。
  (3)秦統一后結束了“言語異聲、文字異形”的局面,在官方層面基本實現了字詞的統一,方言成分逐漸減少,但由于語言文字使用的傳承性,在某些領域的用字、用詞方面尚保留著一些前代的地域性色彩。這一方面的成果中代表性論文《馬王堆簡帛古文遺跡述議》(發表于《出土文獻研究》第13輯,中西書局,2014年12月)。本文首先將馬王堆簡帛材料中保留的戰國楚系古文遺跡做了分類,并且對其特點以及保留下來的原因進行了分析,接著是討論這類古文遺跡對文字考釋的積極意義和消極影響,最后是對一些因古文遺跡而未釋的字以及誤釋字作了補釋。又如《據戰國楚簡釋馬王堆帛書〈式法〉中的兩個字》(發表于CSSCI來源期刊《周易研究》2015年第1期)。該文指出:馬王堆帛書《式法》中夾雜著大量楚國文字成分,考釋難度較大,文字的釋讀一直是研究的重點之一。《式法》中的“晦”、“民”二字,研究者未能正確釋出,遂致二字所在前后帛文無法讀通。根據戰國楚文字的特點和用字習慣,并結合秦漢文字中的相關字形,本文考釋出了“晦”、“民”二字,同時也疏通了二字所在的前后帛文,同時也為出土漢代文獻中地域性用字材料的離析提供了有益的借鑒。
  (4)出土文獻中方言語料的整理與研究有助于地域性色彩較強的疑難字詞的釋讀。這一方面的成果中代表性論文為《信陽楚簡“樂人之器”補釋四則》,發表于《中山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5年第3期(CSSCI來源期刊)。該文主要對信陽長臺關1號楚墓遣策所記“樂人之器”簡中的四處楚地音樂名物詞做了訓解,尤其是文中對“瑟 (梡)”為瑟座的楚地專稱的考訂最為學界認可。該文還因此獲得了第一屆“李學勤裘錫圭出土文獻與中國古代文明研究青年獎”三等獎。
  (三)成果的學術價值、實踐意義和社會影響
  1.彌補傳世文獻之不足,推進上古漢語方言研究。語料匱乏一直是制約上古漢語方言研究的關鍵因素之一,而大量出土文獻又因畸零分散、釋讀意見不一等原因難被利用。本成果將散見于出土文獻中的各種上古方言語料匯集一處,并加以考辨,同時與傳世文獻進行對比分析,這必將充實上古漢語方言研究的語料,彌補傳世文獻之不足,有力推進該領域的研究。
  2.考證疑難字詞,總結方言語料特征,助力出土文獻整理。方言詞語和地域性用字多為出土文獻中難點問題,由此導致的未釋之字也比較多見。本成果集中對其中的方言語料進行了整理研究,必將有助于此類疑難字詞的釋讀。此外,本成果整理出的各種具有地域性特征的方言語料也有助于明確某些抄本的地域來源或書手籍貫,深入認識出土文獻抄本地域傳播的復雜性。
  3.提供歷史借鑒,深化方言與共同語關系的認識。相對于當時大量的通語語料而言,出土文獻中的上古方言語料比較有限,而且其中相當一部分可以找到更早的歷史來源,抑或是進入共同語保留在了其后的文獻當中。因此,總體看來,“文字異形”、“言語異聲”并非主流,統一的漢語共同語乃是客觀存在,這與當前我國的語言生活實際基本一致。因此,本成果在深化方言和共同語關系的認識方面也有著很強的現實意義。
  (本文作者:范常喜 中山大學教授)

版權所有@ 2016 廣東省哲學社會科學規劃領導小組辦公室
地址:廣州市天河北路618號廣東社科中心B座9樓,郵編:510635

廣東省通信管理局 粵ICP備06015387號
今晚开什么生肖2019 黑龙江福彩36选7开奖号 苹果版时时彩软件app 中彩网福建快三 10一20包扫雷 云南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老版本重庆时时彩助手 幸运飞艇是骗局吗 七乐彩复式玩法 河南省22选五结果 老时时做胆软件